• <tr id='aFp0J57F'><strong id='aFp0J57F'></strong><small id='aFp0J57F'></small><button id='aFp0J57F'></button><li id='aFp0J57F'><noscript id='aFp0J57F'><big id='aFp0J57F'></big><dt id='aFp0J57F'></dt></noscript></li></tr><ol id='aFp0J57F'><option id='aFp0J57F'><table id='aFp0J57F'><blockquote id='aFp0J57F'><tbody id='aFp0J57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Fp0J57F'></u><kbd id='aFp0J57F'><kbd id='aFp0J57F'></kbd></kbd>

    <code id='aFp0J57F'><strong id='aFp0J57F'></strong></code>

    <fieldset id='aFp0J57F'></fieldset>
          <span id='aFp0J57F'></span>

              <ins id='aFp0J57F'></ins>
              <acronym id='aFp0J57F'><em id='aFp0J57F'></em><td id='aFp0J57F'><div id='aFp0J57F'></div></td></acronym><address id='aFp0J57F'><big id='aFp0J57F'><big id='aFp0J57F'></big><legend id='aFp0J57F'></legend></big></address>

              <i id='aFp0J57F'><div id='aFp0J57F'><ins id='aFp0J57F'></ins></div></i>
              <i id='aFp0J57F'></i>
            1. <dl id='aFp0J57F'></dl>
              1. <blockquote id='aFp0J57F'><q id='aFp0J57F'><noscript id='aFp0J57F'></noscript><dt id='aFp0J57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Fp0J57F'><i id='aFp0J57F'></i>

                反电信诈骗背后 一场“考验智力与耐心的战争”

                柳州新闻网

                2018-11-30 02:07:09

                字体:标准

                反电信诈骗背后一场“考验智力与耐心的战争”

                8月9日,记者拨通徐连彬电话时,他告诉记者,两年过去了,他还是会时常想起女儿徐玉玉。

                徐连彬说,现在已经很少有媒体再来家里。“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2016年8月19日,一通自称是当地教育局的诈骗电话,成了18岁山东女孩徐玉玉的“催命符”。两天后,被人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9900元的徐玉玉,在和父亲徐连彬报警后返家途中,因郁结于心导致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徐玉玉案”掀起的风暴,引发大众对此前所未有的关注。有人说:“没有哪一例能像‘徐玉玉案’一般,如此直观残酷地展示电信诈骗之恶。”

                该案最终在警方调查和阿里安全技术团队协助下侦破。

                8月21日,女大学生徐玉玉因电信诈骗死亡两周年之际,2018网络安全生态峰会将在京开幕,聚焦引发各界关注的电信诈骗等问题。

                8月中旬,在浙江省杭州市的一次研讨会上,多位警方人士用案例展示了电信诈骗的恶行。

                去年5月,甘肃省秦安县一中学后勤工作人员范某接到陌生来电,诈骗分子在电话里以“你犯案了”等为由,骗去了其辛辛苦苦积攒的23万元。事发后,范某心头压力过大不堪重负,上吊自杀。

                去年6月,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一位19岁女学生蔡某某,因遭遇短信诈骗被骗走1万多元学费和生活费,留遗言后跳海自杀身亡。

                今年1月,广州的女博士饶源(化名)接到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人打来的电话,称她在北京开的一张银行卡涉嫌洗钱,涉及金额128万元。饶源为自证清白,连续5天汇款85万元,等到1月11日再也联系不上对方时,她才发觉受骗。

                今年6月,吉林省洮南市瓦房镇居民李某向当地警方报案称,其下班回到家后发现妻子服毒自杀并留有遗书,通过查看其妻子手机微信发现,其妻有贷款及信用卡还款记录,当日与陌生账户有大额交易流水发生,疑似在网上还款时被电信诈骗8万余元。

                这些案件中,罪犯虽已被绳之以法,但逝去的生命与损失的财产仍成为每个家庭难以弥合的伤痛。

                两年前协助警方破获徐玉玉案的反诈骗专家贾奕(化名)说,电信诈骗层出不穷,背后的黑灰产技术和手段一直在变化,需要社会各界协同防治;而相关各方也需要革新技术,不让诈骗者有可乘之机。

                他的经验来自多年来配合全国各地执法机关破获8022起涉黑灰产案件的体会。他认为,反电信诈骗的背后,是一场“考验智力与耐心的战争”。

                8月14日,另一名阿里安全技术团队反诈骗专家临阁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该部门曾将一电信诈骗案线索,主动推送至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漳州市公安局专案组人员侦查发现,这个电信诈骗团伙竟然躲在龙文区某地野湖中央,一处三面环水、一面树林遮挡的荒岛上。

                临阁分析指出,电信诈骗等黑灰产从业者通过技术手段隐藏真实身份,并将多个复杂作案环节和场景一一拆分,随时切断上下游犯罪链条以自保。这种猖獗的“黑灰产暗战”增大了警方的侦查难度。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杨东称,互联网上活跃着巨大的灰色产业群,为诈骗分子提供支持,形成一系列相对独立、互不相识、时分时合的职业团伙。

                盗取用户信息是黑灰产行业关键的一环。今年公安部通报破获的一起特大窃取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案中,涉及盗取、贩卖交通、物流、医疗、社交、银行等个人信息高达50亿条。

                临阁团队称,日前深圳警方捣毁的一个特大诈骗网络案中,现场就缴获假身份证933张、银行卡1892张、U盾1070个、手机265部、电话卡621张、密码器234个、假公章246枚及制证设备一批。

                警方查明,有人专门收购身份证、电话卡、银行卡和U盾,再倒卖给电信诈骗团伙;有人专门负责洗钱;还有快递行业的“内鬼”负责收集用户信息,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

                《信息通信行业防范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白皮书(2018)》显示,网络诈骗具有信息传播链条长、实施行为隐蔽、涉及主体多、身份信息易隐藏等特点,加大了监测处置、溯源查处的难度。

                8月5日,工信部发布电信诈骗治理情况显示:关停违规语音专线6.1万条,建成覆盖国际口和省口的诈骗电话技术防范系统,累计处置诈骗电话3.39亿次;近两年劝阻的受害用户达36.9万人,挽回直接经济损失11.2亿余元。

                徐连彬现在仍在建筑工地打工,他想尽快把家里的债还上。由于不会上网,对于其他因电信诈骗受害的个人与家庭,他知道得不多,但偶尔听工友们说起时,内心会一阵痛楚。

                他希望:“以后,像玉玉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

                周林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洪克非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柳州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