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36zKC'><strong id='36zKC'></strong><small id='36zKC'></small><button id='36zKC'></button><li id='36zKC'><noscript id='36zKC'><big id='36zKC'></big><dt id='36zKC'></dt></noscript></li></tr><ol id='36zKC'><option id='36zKC'><table id='36zKC'><blockquote id='36zKC'><tbody id='36zK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36zKC'></u><kbd id='36zKC'><kbd id='36zKC'></kbd></kbd>

    <code id='36zKC'><strong id='36zKC'></strong></code>

    <fieldset id='36zKC'></fieldset>
          <span id='36zKC'></span>

              <ins id='36zKC'></ins>
              <acronym id='36zKC'><em id='36zKC'></em><td id='36zKC'><div id='36zKC'></div></td></acronym><address id='36zKC'><big id='36zKC'><big id='36zKC'></big><legend id='36zKC'></legend></big></address>

              <i id='36zKC'><div id='36zKC'><ins id='36zKC'></ins></div></i>
              <i id='36zKC'></i>
            1. <dl id='36zKC'></dl>
              1. <blockquote id='36zKC'><q id='36zKC'><noscript id='36zKC'></noscript><dt id='36zK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6zKC'><i id='36zKC'></i>
                当前位置:

                茅台经销权骗局:伪造联合国文件 非法取得经销商资格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证券要闻 2019-09-08 14:00:29
                分享热门
                —分享—

                华夏时报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确定取消

                茅台“灰色”经营权生意:有人伪造联合国文件 有人求助军方高官

                华夏时报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5月23日下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决定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茅台集团”)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贵州市检察院已对其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茅台酒实行经销商认证制,近年来茅台酒价格飞涨,让茅台酒经销权炙手可热。按照之前贵州省纪委监委公布的消息,袁仁国涉嫌的罪名中首当其冲的一条是: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贵州省纪委监委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实际上,茅台经销权作为稀缺资源,已经成为各方谋利的工具。《华夏时报》记者掌握的判决显示,全国曾发生多起以“有关系可以办经销权”为名义的诈骗,受害者多被骗上百万元;也曾有部队高官参与办理经销权,并最终办成;甚至有高中文化的行骗者伪造了“联合国军事合作统一管理组委会”文件和国务院办公厅文件,骗过了茅台高层。

                茅台经销权骗局

                2018年,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判决,揭露了高中文化的谭某是如何骗过茅台集团高层领导的。

                法院查明,2017年4月,谭某持伪造的某领导手写便条,到贵州茅台集团办理茅台酒专卖店及购买茅台酒的审批手续,未果。

                2017年11月,谭某伪造国务院办公厅(国办发[2017]188号)文件,并编造“联合国军事合作统一管理组委会宣言”“世界华人联合总会关于联合国主权国代表北京会议餐饮酒、业务礼品用酒的报告”“世界华人联合总会授权书”等文件,申请购买茅台酒并开设专卖店。

                其伪造的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写道:“茅台酒集团公司: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长、现中央国务院政策顾问李某同志前来你公司调研,请予接待。”谭某在该文件上伪造了李某签字,并附上内容:“请袁仁国董事长以经销商方式批准谭某同志主持的联合国会议业务礼品用酒每年10吨为感。”

                2017年12月,茅台集团领导见上述材料后,签字批准了贵州茅台酒10件(6瓶装,999元瓶)给谭某,谭某随即转卖获利3.5万元。

                2017年11月,谭某伪造国务院办公厅(国某办[2017]128号)文件,准备用于联系相关业务,后被公安机关查扣。

                2018年1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为此还专门函复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你局提供的“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国办发[2017]128号、国办发[2017]188号)”及所用印章系伪造。

                军方高官参与

                另一起涉及茅台经销权交易的案件发生在新疆乌鲁木齐。2018年该市屯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判决,牵出军方高官参与交易的细节。

                法院查明,新疆新瑞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新瑞石化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某与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XX政委田某(另案处理),因1985年同在兰州军区服役熟识,属上下级关系。

                2000年,王某注册成立新瑞石化公司。通过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XX政委田某的帮助,自2011年始,该公司取得茅台酒特约经销商资格,所购茅台酒用于公司商务接待。

                2013年春节前,新瑞石化公司为感谢田某,由王某安排公司人员从新疆乌鲁木齐市航空托运50年的茅台酒4箱、30年的茅台酒6箱、15年的茅台酒20箱至北京,并由王某出面将上述30箱茅台酒送给田某,放置在田某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闲置的房屋内。案发后,涉案茅台酒被军纪委予以扣押。经鉴定,涉案物品价值超过106万元。

                令人苦笑不得的是,还有行骗者假借袁仁国“小舅子”“外甥”等亲戚的名义,号称能办理茅台酒经销权,骗得上百万元。

                江西省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2014年的判决显示,2011年9月19日,被害人肖某为了能办理飞天茅台酒的经销权,通过朋友找到杨某帮忙。杨某自称是某委员会地方编辑部的常务副部长,能通过关系帮肖某办理好贵州飞天茅台酒抚州经销权,先后多次以办理经销权需要手续费、差旅费、招待费及帮肖某购买海关罚没高档车来撑门面等为由,共骗取肖某人民币118万元。

                行骗过程中,杨某曾带领多名人员,介绍称他们是袁仁国的“小舅子”“外甥”,与肖某见面。杨某甚至谎称,等到肖某的茅台酒专卖店开张的时候,杨某可以邀请中央领导人曾某、吴某等和袁仁国到现场去。

                已有前车之鉴

                早在袁仁国被捕之前,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已经因为经销权交易落马:“只要送钱,就可以成为茅台公司经销商、供应商。”公开信息称,2006年至2015年间,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0多家公司成为茅台集团的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3460多万元以及200克金条一根。

                2006年、2008年、2010年,林某某、王某夫妇,先后找到谭定华的妻子陈某,请求谭定华帮忙办茅台酒经销商,并承诺将赚的钱对半分。陈某答应后,将此事告诉谭定华。之后,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向茅台酒厂销售部门工作人员打招呼,使林某某、王某夫妇实际控制的3家公司先后成为在贵阳、福建的茅台酒经销商。

                林某某、王某夫妇赚钱之后,多次向谭定华的妻子陈某输送钱财。收钱时,陈某不收现金,而是用儿子、儿媳、姐姐、兄弟、侄儿、侄女的身份证在银行开设账户,收受钱财。2011年到2013年,林某某、王某夫妇分12次向陈某提供的6个银行账户打款2900多万元。

                2011年下半年,王某再次找到谭定华的妻子,想成为茅台酒厂手提袋的供应商,照样承诺将赚的钱对半分。之后,在陈某的请求下,谭定华利用分管物资供应的职务便利,安排下属将林某某指定的公司列为茅台酒袋供应商。为感谢谭定华的帮助,林某某、王某夫妇于2010年至2015年3次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陈某控制的账户转款140多万元。

                按照类似操作模式,之后,陈某又帮人成为了茅台酒厂有机小麦的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谭定华年薪并不低。贵州茅台2014年年报显示,其税前年薪超过180万元。接受组织审查时,谭定华已从贵州茅台退休一年多。“现在又分管这么多部门,每天上门请你吃饭,求你办事的人多了,自己有一些飘飘然。”谭定华在忏悔书中写道。

                显然,谭定华的前车之鉴并没有让袁仁国警醒。除了涉嫌茅台经销权交易,贵州省纪委监委公布的袁仁国涉嫌罪名还包括: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