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 > 政法正文

青河县,别克“红星”闪耀青格里

酷运动 2018-10-11 14:09:19

青河,蒙古语“青格里”,意为“美丽清澈的河流”,青河县由此而得名。

九月的秋霜,染红了三道海子两旁的白桦林。阿尔泰山下的青河大地,一片金黄,处处是丰收的景象。

在青河县委家属院王红星的家里,李晓清抱着丈夫的遗像看了又看。两岁多的女儿多多陪在妈妈身边,用小手抚摸着爸爸的遗像,似乎还等待爸爸推开家门,抱着她转圈圈。

“8月6日,组织边境线踏查工作,安排联合护边事宜……”谁都没想到,工作手册上的这行红字成为青河县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红星的绝笔。

▲王红星(前左)与结对认亲户共种“团结树”。


生命停驻边境线

9月20日,记者来到王红星生命最后停驻的边境警务站。护边员努尔巴合提·马山指着马厩旁地面上一片干涸的血迹,一脸哀伤:“这么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8月9日,50岁的王红星在边境警务站开展工作时因疲劳过度昏厥在地,后抢救无效,因公殉职。

“靠近边境线,一路都是‘搓板路’,车颠簸得厉害,他下车前就不太舒服,挥拳使劲捶了几下胸口。”和王红星同行的同事陈军利回忆说。

8月6日,按照青河县委政法委部署,王红星带队在该县辖区中蒙边境开展巡边踏查工作。3天行程620公里,跋山涉水,一路颠簸,王红星几乎耗尽全身力气。

青河县地处准噶尔盆地东北边缘、阿尔泰山东南麓,西邻富蕴县,南连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县,东北同蒙古国接壤,是全疆边境线最长的县城。

陈军利回忆,出发前,王红星对他说:“老陈,今年我一定要把所有的边境警务站走一遍,这样才能心里有数。”

8月9日12时许,王红星一行抵达努尔巴合提所在的警务站。看到王红星,努尔巴合提赶紧拉着他来到水井旁,“你看,我们的井出水了,还能用热水洗澡。”

今年7月,家住青河县塔克什肯镇依稀根村的努尔巴合提和妻子沙依兰别克·布格沙力成为该警务站的护边户。在边境警务站工作生活,最大的困难是用水。此前,水要从几十公里外的镇上运送,一桶水颠到警务站只剩了半桶。

为这事,王红星没少操心。7月初,按照工作安排,王红星指导该警务站打井,这口井打了327米才出水。

看见井打好了,水通上了,王红星放心了,又提出去瞧瞧马厩盖得怎么样了。可他刚走了几步,突然身体一斜,昏厥在地,口吐鲜血。

“王书记……”陈军利和塔克什肯镇党委副书记、政法书记代国立即对王红星采取急救措施,之后将其送往青河县人民医院。


▲工作中的王红星。


各族群众送“红星”

8月11日,在王红星的葬礼上,熟悉的、不熟悉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如潮水般涌来为王红星送行。

“王红星是个好人,他走得太突然了……”青河县阿尕什敖包乡阿克加尔村村民金格斯·沃尔肯拜哭着说。

2016年,时任青河县委组织部部长的王红星与金格斯结为帮扶对子。在王红星的帮助下,金格斯一家告别游牧生活,搬到了阿克加尔村的牧民定居点。金格斯对新家满意极了,房屋、菜地、暖圈……生活基础设施齐全,用水用电、上学看病也方便了。

“去年,我女儿考上了大学,王红星高兴地给了3000元‘红包’,鼓励孩子好好上学,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金格斯流着泪说,没想到,还没有等到孩子回报,王红星就走了。

阿热勒乡杜尔根村村民那吾尔孜别克·胡斯曼江至今不能接受王红星去世的事实,他站在自家敞亮的客厅里,看着挂在墙上的“结亲卡”,遗憾地说:“我家里的活儿他没少干,园子里的土豆、胡萝卜都是他种的,可他一口都没吃上。”

2017年12月,王红星与那吾尔孜别克的儿子巴合道吾列提·那吾尔孜别克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结为亲戚,此后,那吾尔孜别克就多了一个“儿子”。

今年开春,冰雪融化,那吾尔孜别克家门口泥泞不堪,王红星和巴合道吾列提一起用石子垫出了一条路。此外,他还给那吾尔孜别克家买了菜苗、果树苗和50只鸡苗、10只羊。

“这园子的菜足够我们一家吃了,卖鸡蛋一个月赚1000多元,现在羊也要产羔了。”那吾尔孜别克给记者一笔一笔算账,“这都是托了红星的福。”

“哥哥每次来家里都对我说,‘一个人一生只要干好一件事,这辈子就没白过。”作为护边员,巴合道吾列提立誓要替“哥哥”王红星继续踏查边防线,守护好家园。

青河县女孩张梦前不久刚考上公务员。2012年6月,张梦考上兰州大学,因家里条件差,筹集学费困难。王红星得知后,每年都拿出4000元资助她,直到其大学毕业。

“我要努力工作,做一个像王叔叔一样热心肠的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张梦说。

追悼会上,很多群众久久不愿离开。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存有王红星的手机号码,王红星的手机里也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不论在哪个岗位,王红星始终把群众放在心上。

永不褪色的党徽

浪漫、细心、体贴……说起丈夫王红星,李晓清记的全是他的好。尽管他常因工作不能回家,可他总会想方设法带给她惊喜。

“去年我生日那天,突然收到一束花。原来,红星工作忙不能回来陪我,于是订了花作为礼物,我一直留到了现在。”李晓清指着书桌上的一束干花说。

王红星的儿子王毅哲是青河县公安边防大队的一名干事。他回忆说,8月5日,父亲给他打电话,说想妹妹多多了。王毅哲开车带着父亲一起去看妹妹,三人在一起待了一个小时后,王红星就返回单位加班。

王毅哲再见到父亲,就是8月9日下午在青河县人民医院急救室。父亲躺在病床上,胸前的党徽闪着光,王毅哲含着泪,把这枚党徽摘下来,放进自己的口袋。

“这枚党徽,爸爸生前天天戴在胸前,我要戴着它继续努力工作,像爸爸一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王毅哲说。

两个月来,多多经常问妈妈:“爸爸明天就可以回来了吗?”

李晓清轻声对她说:“爸爸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多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乖巧的模样让人心疼不已。

红星闪耀青格里。斯人已去,人们将永远记住王红星胸前永不褪色的党徽。



责任编辑 杨瑞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