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EXfgB'><strong id='EXfgB'></strong><small id='EXfgB'></small><button id='EXfgB'></button><li id='EXfgB'><noscript id='EXfgB'><big id='EXfgB'></big><dt id='EXfgB'></dt></noscript></li></tr><ol id='EXfgB'><option id='EXfgB'><table id='EXfgB'><blockquote id='EXfgB'><tbody id='EXfg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XfgB'></u><kbd id='EXfgB'><kbd id='EXfgB'></kbd></kbd>

    <code id='EXfgB'><strong id='EXfgB'></strong></code>

    <fieldset id='EXfgB'></fieldset>
          <span id='EXfgB'></span>

              <ins id='EXfgB'></ins>
              <acronym id='EXfgB'><em id='EXfgB'></em><td id='EXfgB'><div id='EXfgB'></div></td></acronym><address id='EXfgB'><big id='EXfgB'><big id='EXfgB'></big><legend id='EXfgB'></legend></big></address>

              <i id='EXfgB'><div id='EXfgB'><ins id='EXfgB'></ins></div></i>
              <i id='EXfgB'></i>
            1. <dl id='EXfgB'></dl>
              1. <blockquote id='EXfgB'><q id='EXfgB'><noscript id='EXfgB'></noscript><dt id='EXfg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XfgB'><i id='EXfgB'></i>

                云南滇池环湖路承建方破产债务漩涡

                新浪财经 基金公告 2019-10-09 22:03:12 812 来源:sina.cn

                云南滇池环湖路承建方破产债务漩涡

                郝成,宁波

                因指出总包方在破产中虚构巨额关联债务,42岁的施工队负责人汪东华被多方威胁,在数次“协调”未果后,他被跨省抓走。3月26日,象山县警方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汪东华所涉案件,指向总包方管理人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他曾与管理人员有过经济往来。

                汪东华工队于10年前加入滇池环湖路BT项目,但迄今仍未结清工程款。项目总包昆明世纪华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华丰”)正在破产程序中。

                记者核实,2019年3月20日,汪东华被宁波象山县公安带走。汪东华系大理人,象山则是昆明华丰上属母公司华丰建设总部所在地。

                据了解,整个滇池环湖路BT项目,系时任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对外招商而来。目前滇池环湖路主体已经交付使用,但汪东华所负责的支路段曾多次停工,最终在2011年因工程款拖欠太多而彻底停工。搁置8年之后,总包方突然在昆明启动了破产。汪东华此前指出,一些外地的总包方内部债务被做大塞入破产债权申报,除施工队外,更有国资银行将因此面临受损风险。

                今年2月5日,云南省纪委通报称,昆明市政协副厅级干部罗建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值得注意的是,罗建宾在2009年2月至2017年3月期间,任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10年仍未清账

                “春节的时候,东华给他母亲买了件新衣服,结果他回去发现,老人家没穿这件衣服。老人说怕邻居看到不好,因为家里借了邻居不少钱。”友人称,春节后见到汪东华时,发现他明显憔悴了很多。

                从32岁到42岁,汪东华始终被滇池环湖路工程所困。由于始终遭到拖欠,汪东华不断被供应商、工人、设备方、高利贷追债,甚至被人砍伤。其间,总包方昆明华丰一度消失。

                汪东华早年供职于国企,离职后开始承建工程。2009年6月,其向昆明华丰缴纳300万元保证金后,开始参与建设滇池环湖路支路工程。整个滇池环湖路工程,由滇池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以下简称“滇池管委会”)引进的BT投资单位昆明华丰总包。

                汪东华工队具体负责滇池大渔片区3号道路二段。2009年7月1日进场施工后,随即因征地拆迁被迫停工,机械设备被困原地。直到2010年1月1日,才恢复施工。但此后因资金拖欠,时有停工。

                而到了2011年3月,汪东华工队因再也无法筹集到资金,工程被迫彻底停工。此时,垫付施工形成的资金缺口,已经高达近4000万元。“有很长一段时间,联系不到昆明华丰,只能向滇池管委会、管委会的国投公司、工程建设指挥部反映情况,但没有结果。”

                不过,在2017年时,事情有所转机,滇池管委会准备拿出约2亿元资金,来解决这场长达8年的工程拖欠问题。但就在汪东华以为迎来转机时,过去难以找到的昆明华丰,此时却开始申请破产,并“突然冒出”6.64亿元债务,使其总债务高达8.87亿元。

                相关资料显示,6.64亿元债务源于三家公司。其中天津凌瑞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凌瑞”)于2014年10月~12月向华丰置业有限公司借款1.15亿元,2015年1月11日华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向天津凌瑞出具《担保函》,经2015年4月重新签订《还款合同》,约定违约金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400%,同时昆明华丰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天津华翔安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华翔”)于2014年9月~12月向上海华丰置业有限公司借款1.8亿元,2015年1月,改为华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履行还款合同,违约金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400%,同时昆明华丰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最终,上述两笔借款,以担保方和出借方在2017年9月5日这一天,由上海经贸商事调解中心调解后,分别变为1.723亿元和2.7亿元的债务。

                浙江世纪华丰基础投资集团公司债务9682万元,2017年11月2日,在上海经贸商事调解中心调解后,变为2.22亿元的债务。

                工商资料显示,上述出借方、借款方、担保方企业,均有关联关系。比如,天津凌瑞的高管陈一华,同时担任中和华丰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和华丰”)的执行董事,而中和华丰系昆明华丰关联企业。此外还存在联系电话重合等情况。

                更多司法信息显示,天津华翔与天津凌瑞还曾出现在华丰系其他破产企业的债务申报中。

                上述6.64亿元债务问题,被汪东华的律师发现后,于2018年末向法院、破产管理人反映,并指出如果该债务系虚假债务,除了会给他的工队带来巨大损失外,国资控股的富滇银行也将遭遇巨大损失风险。

                被指阻拦破产

                汪东华反映的这些问题,截至目前未收到明确回应。相反的是,据记者了解,汪东华申报的6000万元债务,在2018年10月前并未被列入。

                情急之下,2018年8月29日,汪东华以其与昆明华丰建设工程纠纷,在昆明中院发起诉讼。同年11月27日开庭后,因法院要求追加报告人,至今未再开庭。

                在一段录音中,相关法官称,上述诉讼实际阻拦了昆明华丰的破产进程,希望汪东华将案件撤回。而汪东华则回应认为,一方面工队的6000万元工程款等未被列入,只能进行诉讼,另一方面即使被列入,若6.63亿元债务系虚假债务,则自己仍受损严重。

                2019年1月31日,汪东华在昆明被宁波象山警方约谈。汪东华事后告诉亲友,称警方询问汪东华曾与昆明华丰相关管理人员有过经济往来的情况。2月20日,象山警方再次找他到昆明一家酒店谈话,主要关于其在昆明中院的民事诉讼并且劝其撤诉,并未做笔录。

                而在另一段2019年3月13日生成的录音中,有法官再次劝说撤案后,又明确告诉汪东华:“万一你被抓进去了,那这个案子怎么办呢?……甚至会把你给逮捕!……最悲哀的是什么?钱要着了,但是出来之后老婆孩子都不是自己的!”

                7天后,汪东华被宁波象山公安经侦控制。而其友人称,汪东华是在前一天抵达象山,当天与警方和相关方有过长时间谈话,其发来的微信记录显示,汪东华称谈的主要内容,仍是有人希望他答应妥协条件,放弃债务。

                录音显示,汪东华此前曾被劝说先拿200万元,后期再以其他形式弥补。而汪东华则认为自己已被多方逼债,且200万元与6000万元之间差距太大,实在无法接受。自始至终,对方开出的200万元未增加。

                公开资料显示,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大渔片新区,包括内有74公里的市政道路基础设施和配套管网建设,总投资曾被估算超200亿元。其中环湖路BT项目,则系仇和招商而来。仇和在接见世纪华丰董事局主席王祉絖时称,昆明将在6年内投资3600亿元,政府会确保诚信。

                据媒体报道,曾建造过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宁波栎社机场的宁波建筑业大佬——华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丰建设”)于2015年申请破产重整。华丰建设由王祉絖1980年建立,王祉絖本人被称为白手起家的杰出甬商。

                据报道,申请破产重整时,华丰建设资产总额63亿多元,负债64亿多元。另有媒体报道称,2011年时,华丰建设受累于利比亚项目,直接导致了破产重整。而早前业务铺展太广,管理问题积累,则系其破产深层原因。


                即时新闻

                关键词标签:云南,漩涡,债务,破产,滇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k121.com/jijin/jijingonggao/15921.html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看股票网

                http://www.k121.com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看股票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友情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