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M3ld'><strong id='XM3ld'></strong><small id='XM3ld'></small><button id='XM3ld'></button><li id='XM3ld'><noscript id='XM3ld'><big id='XM3ld'></big><dt id='XM3ld'></dt></noscript></li></tr><ol id='XM3ld'><option id='XM3ld'><table id='XM3ld'><blockquote id='XM3ld'><tbody id='XM3l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M3ld'></u><kbd id='XM3ld'><kbd id='XM3ld'></kbd></kbd>

    <code id='XM3ld'><strong id='XM3ld'></strong></code>

    <fieldset id='XM3ld'></fieldset>
          <span id='XM3ld'></span>

              <ins id='XM3ld'></ins>
              <acronym id='XM3ld'><em id='XM3ld'></em><td id='XM3ld'><div id='XM3ld'></div></td></acronym><address id='XM3ld'><big id='XM3ld'><big id='XM3ld'></big><legend id='XM3ld'></legend></big></address>

              <i id='XM3ld'><div id='XM3ld'><ins id='XM3ld'></ins></div></i>
              <i id='XM3ld'></i>
            1. <dl id='XM3ld'></dl>
              1. <blockquote id='XM3ld'><q id='XM3ld'><noscript id='XM3ld'></noscript><dt id='XM3l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M3ld'><i id='XM3ld'></i>

                看股票网

                搜索

                西部牧业保壳战:关联方4个月凑10亿“帮”扭亏

                2019-09-08 11:50:33| 作者:新浪财经 | 来源:sina.cn | 栏目:新股申购|

                摘要: 新浪财经05月24日21:33关注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确定取消新浪财经讯 西部牧业依靠卖资产成功保壳。2018年度,西部牧业实现营业总收入67,781.18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13%;净利润 1971.01 万元,然而扣非后仍旧亏损,扣非净利润-11,132.08 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达 13,103.09 万元,具体包括:处置非流动资产损益1.21亿元,政府补助1460.2万元,其他营业外损益 ...

                新浪财经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确定取消

                新浪财经讯 西部牧业依靠卖资产成功保壳。

                2018年度,西部牧业实现营业总收入67,781.18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13%;净利润 1971.01 万元,然而扣非后仍旧亏损,扣非净利润-11,132.08 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达 13,103.09 万元,具体包括:处置非流动资产损益1.21亿元,政府补助1460.2万元,其他营业外损益-403.19万元。突击处置资产甚至引来交易所的问询。

                新浪财经注意到,西部牧业所处置资产之前大多数年份都处在亏损状态,本次出售时售价高出股权账面价值6004.7万元。交易对手方天山军垦为公司关联方,为了“帮”公司扭亏,这家净资产仅5亿元的公司在4个月时间内筹集了10.28亿元货币资金支付给了西部牧业。

                西部牧业连亏两年 向关联方出售资产扭亏

                为了扭亏,2018年西部牧业处置了一系列资产,交易对手方新疆天山军垦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山军垦”),是公司的关联方。

                天山军垦成立于2017年1月,原股东为八师石河子现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2018年2月22日全部股权被划拨至石河子国有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石河子国有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正是西部牧业控股股东。

                2018年6月21日,天山军垦又被划拨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西部牧业公告称“至此天山军垦与我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单位无任何关联关系。”

                但其实,西部牧业控股股东石河子国有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和天山军垦同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股。2018年6月21日天山军垦刚被剥离出去,7月13日,西部牧业就发布向天山军垦出售资产的公告。

                处置的股权资产为16家奶牛、肉牛养殖公司,交易总价2.63亿元,截至2018年期末已经收到处置价款2.63亿元。售价高出股权账面价值6004.7万元。

                深交所在年报发布后下发的问询函中对交易作价公允性提出质疑,要求公司解释是否通过出售资产调节利润。

                西部牧业在回复中解释,以肉牛养殖为主营业务的资产定价按照成本法评估结果确定交易价格;以奶牛及销售生鲜乳为主营业务的奶牛养殖单位按照收益法评估结果确定交易价格,综合考虑生鲜乳价格趋势的变化及养殖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家公司大多数是亏损的,2017年合计净利润为-22,443.30 万元,采用收益法评估后,估值均显著大于净资产。

                审计机构解释称,奶牛养殖企业“至评估基准日企业已进入初步稳定发展阶段,未来具备可持续经营能力及获利的能力,可以用货币衡量其未来收益。”并且“通过对回访企业的了解,其均不同程度的盈利,且盈利情况超过预期,对照预测情况,本次评估预测相对保守,未来收入的可实现性较好,有超预期现象。”

                令人不解的是,其中不少公司已经运营很长时间了,常年处在亏损状态,为何准备出售时,盈利却开始好转。

                以红光牧业和绿洲牧业为例,前者成立于2010年12月,2011年到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7万元、-218.80万元、79万元、329.91万元、-680.14万元、116.93万元、-714.38万元。

                绿洲牧业2011年到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11.16万元、-228.00万元、68.7万元、-544.4万元、-670.25万元、-273.45万元、-561.38万元。前者七年时间总计亏损1070万元,后者亏2097.62万元。

                除此之外,由于西部牧业实行统贷统借的资金运作方式,上述公司均积累了巨额欠款。由西部牧业向金融机构统一贷款,各养殖单位再向公司借款进行固定资产投资和日经营。根据西部牧业的披露,2018年天山军垦通过自筹资金、银行贷款等方式筹措资金,累计代养殖单位向公司归还借款 7.68亿元。

                加上股权转让款2.63亿元,在2018年7月到10月这段时间内,天山军垦总计向西部牧业支付了10.28亿元货币资金。

                而截至2018年6月30日,天山军垦总资产14.08亿元,负债8.9亿元,净资产5.18亿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1.32亿元。

                新浪财经注意到,2017年起天山军垦就位居西部牧业第二大供应商行列,当年西部牧业对其采购额为3640.34万元,占到年度采购额的5.51%。2018年采购额4868.78万元,占到采购额的7.01%。截至2018年末,西部牧业对天山军垦的预付款项为2845.94万元,天山军垦尚欠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1727.33万元。

                天山军垦短时间内是如何拿出高达10.28亿元的现金,“帮” 西部牧业扭亏的呢?

                关联方应收账款巨大

                西部牧业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金额巨大的关联交易以及关联方欠款。

                先来看西部牧业的应收账款:公司2010年上市,2014年是一个分水岭,应收账款从前一年的4585.42万元增长到1.79亿元,增幅达到290%。其后虽然有所下降,但从2015年到2017年一直保持增长。

                2014年关联方应收账款高达7426.46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超40%。2015年应收账款6323.14万元,关联方应收账款1283.31万元,占到20%。其他应收款2.3亿元,其中关联方欠款1.23亿,占到53%。

                2016年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分别为9433.74万元和3.67亿元。关联方应收账款降低到991.75万元,但是其他应收款飙升到2.28亿元,占到其他应收款的62%。

                2017年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分别为1.25亿元和2.38亿元。关联方应收账款合计4770.59万元,占比38%。关联方其他应收款为1.44亿元,占比61%。

                2018年应收账款下降到7825.94万元,主要原因是合并范围变动导致。但是关联方应收账款2703.29万元,占比35%。其他应收款4416.96万元,占比61%。

                看2017年的情况,当年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金额最大的是桃园牧业,而桃园牧业也是当年第一大客户,公司当时持有桃园牧业30%股份,构成关联关系。

                欠款金额排第二的是准噶尔牧业,2018年准噶尔牧业转而成为西部牧业第一大欠款方,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分别达到1833.23万元、2778.48万元。

                在针对深交所的问询函回复中,西部牧业称,准噶尔牧业为公司参股的联营企业,持股比例 38.2%。应收账款的形成系准噶尔牧业历年欠西部牧业全资子公司泉牲牧业饲料款累计所致。但并未披露其他应收款详情。

                巨大的关联方应收款不仅客观上造成了关联方对公司的资金占用,加重了西部牧业的资金负担。

                事实上西部牧业的不少子公司和参股公司常年处在亏损状态,运营效率低下。在大量借款给子公司的情况下,又积累了占比巨大的关联方应收账款,非常容易引发关于利益输送的质疑。


                即时新闻

                欢迎关注看股票网

                上一篇:返回列表

                全城最新资讯,尽在掌握